耶~!黎狗

什么都干的又唱歌又宅舞的(斗战胜)佛系女孩

いつもどおりのある日の事,

〖如同往日一樣常有的事情〗

君は突然立ち上がり言った

〖你又突然間站起來說道〗

「今夜星を見に行こう」

〖<今晚去看星星吧>〗



半成品ww

不是很会水彩,是个萌新!第三次画所以可能有很多地方不足,请见谅!


Golden flowers blossom❀ in your hands, like the vigorous life❥

因为gif动不了就转视频辣


算是跨世界线,嗯


福的眼睛是存档眼!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决心眼(滚)!


不擅长上色,还在努力,望海涵

Resurgence(死灰复燃)

       “哐!”一声巨响。

       舅父冲开房门,金属门重重地砸在墙上,又狠烈地弹回来。

       “好你个狗东西!”来不及反应,一个火辣辣地掌印已落在我脸上。

       “格老子等你这么久!放学了跑得很快啊啊?!老子站你校门口等你,多冷你晓得不?”

       唾沫星子溅到我脸上,腌萝卜的馊味掺杂着劣质烟草的呛鼻气息,我忍住了没有皱眉。


       真是好笑。

       “我哪天放学不是慢慢从正门走出来?哪天不是等了五六分钟?”

       “如果你每天都好好等在门口而不是去打牌打麻将,和一群大妈叽叽歪歪,你能接不到我?”

        “所以这关我屁事。”


        舅父本不是个泼辣的人,他一个人的时候,只会蓄许久的力,等到NP100%时才来那么一下,平日里就是个怂蛋。

        何况他本就理亏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 他一下子蔫了,耷拉着脑袋,嘟嘟囔囔地好像想再和我吵一架,但终究是什么也没嘟出来。


        他刚要走,就听见门外震天响的脚步声一路盘曲上楼来。


        “哐!”我的门又被砸开。

        “好你个!”舅母拎起手中的菜篮子,就往我头上砸来,着急得连话都没说完。

        “又买鞋又买鞋!”

        可我花的是自己的钱啊。

        “家里很有钱?家里很有钱你妈还把你丢我这?”

         我一天只吃一餐你也不是不知道。

         哦不好意思,是两餐,如果馒头加虾皮也算的话。


         随着舅母一上一下的动作,舅父突然眼睛一亮,跳了起来。

        这一套连贯的动作,比狗被人踩到尾巴反应地还快还机灵。


        就像死灰复燃。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“你还让我等这么久!!”


        又有腌萝卜加劣质烟草风味的口水溅到我脸上。


         也许,身为寄宿者,我本就没有任何反驳的权利吧。

-?怎么了,安库?


-我长痘了


-这不是很正常嘛……好了,快点,一起去吃饭吧


-可是我长痘了,这就很奇怪了

我很喜欢午后阳光下的爱莉




她像极了一只羔羊




桀骜又温顺的羔羊